<address id="dtptn"></address>

<form id="dtptn"><listing id="dtptn"><meter id="dtptn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<form id="dtptn"><nobr id="dtptn"></nobr></form>
      <sub id="dtptn"><listing id="dtptn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<noframes id="dtptn">
        <noframes id="dtptn"><form id="dtptn"><th id="dtptn"></th></form>

        立即打開
        雷鳥創新進軍AR眼鏡市場,黑馬沖入元宇宙

        雷鳥創新進軍AR眼鏡市場,黑馬沖入元宇宙

        特刊 2021-10-25
        該項技術是AR眼鏡的正確方向卻也是最難實現的一種技術路徑,存在難以全彩等技術難題,對技術創新和制造工藝都是很大的挑戰

        雙目全彩MicroLED顯示屏,重量不到60克,可以隨時控制家里的智能產品,這是于10月15日發布的“雷鳥智能眼鏡先鋒版”的技術指標。這款新產品在顯示效果、功耗和重量上的平衡實現了行業領先,也讓《失控玩家》等科幻片中的場景距離現實生活又近了一步。

        這款預計在明年1月CES展會上正式亮相的AR眼鏡,是業內罕見的兼顧輕薄、高亮全彩、低功耗三大特點的“準量產”產品,而發布這款新品的深圳市雷鳥創新智能有限公司(簡稱“雷鳥創新”),今年10月13日才剛剛成立,是一家聚焦在AR賽道的新銳公司。

        當然,這不是Kickstarter(全球最大眾籌網站)上那些放衛星的產品,這家剛成立不久的創新企業,其大股東雷鳥科技,以及背后的TCL電子,都是中國智屏市場的大玩家,而其團隊掌舵人李宏偉的另一個身份是雷鳥科技的首席執行官。

        事實上,剛剛成立的雷鳥創新,以及此次發布的“雷鳥智能眼鏡先鋒版”,從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TCL旗下的“X實驗室”,其產品對標的對象,已經不再是那些極為成熟的3C產品,而是具有一定探索性質的前沿硬科技產品,試圖為用戶打造出夢想的極致產品。

        AR領域是雷鳥創新團隊選擇的核心賽道,這里既有為MicroLED顯示技術探索的成分,更是李宏偉所倡導的“創新方法論”的真正落地,而“元宇宙”在今年異?;鸨拇蟓h境,又讓這種創新探索可以跟資本緊密結合,讓中國的硬科技產品有機會與微軟、Facebook、蘋果等公司的AR產品在未來一較高下。

        “元宇宙”火爆帶動AR創新

        如果選擇2021年互聯網最火爆的名詞,“元宇宙”大概率會入選,這個由尼爾·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說《雪崩》(Snow Crash)所發明的詞匯,在今年成為了互聯網從業者和投資人經常掛在嘴邊的熱門詞。

        當然,一千個創業者的眼里,恐怕有一千個“元宇宙”,恰恰是因為“元宇宙”這個概念太過空泛,甚至讓人產生了“一切皆為元宇宙”的觀感。

        不過,在“元宇宙”概念走紅的背后,其實是互聯網產品與技術的核心創新已經停滯多年,當智能手機幾乎已經成為人體器官一部分的當下,業界確實需要注入一股技術創新的新鮮血液,而“元宇宙”的出現,恰恰就迎合了這種需求。

        正如投資人周煒所言:“元宇宙就是現實世界里人們各種瘋狂想象的投影,比如,人類不能飛,但可能在元宇宙就可以實現?!倍成涞浆F實的產品中,VR和AR產品無疑是進入“元宇宙”大門的那塊敲門磚。

        只是,相比于VR技術的低門檻,AR技術的極高技術門檻,且當時進入較早,導致微軟的HoloLens和谷歌的Google Glass等產品在上市幾年之后,市場反應依然是“雷聲大雨點小”,同時也讓AR產品成為極少數頭部科技企業和專業消費者的專利。

        天時地利人和

        事實上,假如說VR眼鏡對創業公司而言還算是一個藍海,那么AR眼鏡對一般創業公司來說,甚至連進場的資格都達不到。

        以AR眼鏡的光學顯示系統為例,就涉及精密的光學元件和微型顯示屏,在輕薄的形態上兼顧重量和全彩,而這就嚇退了一大批創業者。

        如果把創業看作是一場冒險游戲,那么AR無疑是少數精英玩家才敢挑戰的高門檻賽道,這也正如李宏偉所言:打造AR眼鏡這樣的產品,是一個艱難的旅程,在無人區的探索,充滿了各種風險和不確定性。但可能正是這些風險和不確定性,才讓旅程變得更美好。

        對于多年在互聯網行業打拼、又在智屏創新上有豐富經驗的李宏偉來說,他的判斷是:“AR眼鏡在未來可能是一個和智能手機一樣甚至更加偉大的產品?!?/p>

        而要進入到這個賽道中,天時地利人和都缺一不可,那么在“云宇宙”火爆所帶來的“天時”利好之下,真正讓李宏偉下定決心的,還有TCL的長期技術儲備及雷鳥科技的人才儲備與精益創業方法論,讓AR眼鏡這個項目有了落地的可行性。

        2017年,雷鳥科技成立,從2017到2020年,經過三年多的發展,雷鳥的每戶平均收入復合增長率達到了43.0%;2020年,雷鳥全年收入同比增長74%,收入增速超過行業三倍以上。依托于雷鳥團隊夢想激情和精益創業的方法論,雷鳥科技一躍成為了行業中的準獨角獸企業。

        在李宏偉看來,AR眼鏡的破局點是技術創新,雷鳥創新的母公司TCL在顯示技術上的積累,讓雷鳥團隊打造足夠輕薄的雙目全彩MicroLED顯示AR眼鏡產品,成為了可能。

        “TCL在顯示技術、AI技術、人機交互等技術領域、在手機和智屏等IoT設備領域,雷鳥科技在視頻游戲等用戶場景上,都有很多的積累和優勢,這些對我們打造AR產品也提供了很重要的幫助?!?/p>

        從團隊來看,雖然雷鳥創新這家公司是剛剛成立,但整個團隊是AR等領域的創業老兵。此前該團隊打造的XR眼鏡NXTWAER G在韓國、日本、澳大利亞、美國等國家已經開售,本次發布的雷鳥智能眼鏡先鋒版在技術上也研究了數年。

        三年磨一劍,技術是關鍵

        “脫胎于TCL,專注AR賽道,注重方法論”,這是李宏偉口中雷鳥創新進軍AR賽道的核心三要素,而在“元宇宙”的火爆之下,新公司的成立與產品的全球首發也就成為了必然,也讓全球的AR賽道迎來了一位新玩家。

        只是,即便是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加持,要真正打造出讓用戶尖叫的“夢想”產品,整個團隊還是耗費了三年之久的時間。

        “我們為這個方向已經做了多年的研究和準備工作,包括核心技術和用戶場景?!崩詈陚フf,“我們堅定地選擇了單層超薄全息光波導技術路線,通過自研光波耦合分析算法,在效率、色散、可量產性上取得了平衡,實現了最佳的波導架構。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雷鳥創新實現了全彩MicroLED+光波導技術,這是AR眼鏡的四種主流顯示方案中效果最佳、同時也是最難實現的一種技術路徑,存在紅光效率低、難以全彩等技術難題,對技術創新和制造工藝都是很大的挑戰。

        比如,為了繞開這些問題,有的廠商的會使用單色MicroLED顯示,這也是AR行業所面臨的普遍痛點問題。此前上市的不少量產產品,在這方面距離用戶的期待都有不小的差距。

        而李宏偉和他的團隊采取的是不妥協的態度,經過反復設計和大量實驗,通過自研的“全彩微顯示引擎”,最終實現了全彩MicroLED與單層超薄全息光波導的結合,也造就了業內首款雙目全彩MicroLED光波導AR眼鏡。

        三年磨一劍,這款采用了全息光波導搭配MicroLED技術,可以達到重量輕、雙目全彩和能耗低效果的“雷鳥智能眼鏡先鋒版”,在秘密研發三年之后,于10月15日對外公布,而最終產品的量產預計將在年底,明年1月計劃在CES展會上亮相。

        應用與生態是“最后一公里“難題

        從雷鳥創新此次發布的產品來看,在輕薄便攜、高亮全彩、功耗低等困擾行業已久的硬件問題都平衡好之后,未來真正的挑戰在于應用層面,也是AR行業所面臨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難題。

        想要馬上解決這個問題,恐怕也并不現實,這里面需要用戶教育和產品打磨、行業成熟等因素的并進。

       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,相比于智能手機行業的成熟生態系統,AR行業的生態搭建還處于初始階段。雷鳥創新在新品發布之后,也已經啟動了新一輪融資,通過引入外部融資來搭建一套生態系統。

        從雷鳥創新這款產品的應用來看,除了能夠實現基礎的“信息提示”、“拍照分享”、“拍照翻譯”外,未來還可以實現“智聯控制”、“多屏呈現”、“實景導航”、“實景翻譯”、“車鏡聯動”等功能。

        在這些功能中,基于萬物互聯的“智聯控制”最讓人心動。

        從此次雷鳥創新公布的產品宣傳片看,用戶通過AR眼鏡就可以打開智能門鎖等功能,已經距離解決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應用痛點,近了一大步。未來假如可以跟智能家居、智能汽車實現實時聯動,這將讓AR眼鏡成為關聯智能產品各大場景的最佳入口之一。

        夢想照進現實,AR即未來

        坊間一直傳言,AR產品將是蘋果公司在手機之外的最大押寶方向,其優先級甚至還強于蘋果汽車,恐怕跟“智聯控制”的用戶入口有直接關系。

        從市場研究機構的預測來看,IDC就預測,在2020至2024年的五年間,全球虛擬現實終端出貨量增速將達到86%,其中AR增速更是將達到188%,2024年市場規模預計達到5,000億元的級別。

       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誰在應用層面搶占了先機,誰就搶到了下一代互聯網的用戶入口。也難怪Facebook的創始人馬克·扎克伯格將“元宇宙”的野心寄托于AR/VR技術之上,試圖讓人們在一個帶有Facebook品牌標識的虛擬世界中聯系、聊天和生活。

        “AR時代的到來是毋庸置疑的,我們希望和行業伙伴一起,加速它的來臨,我們希望在三至五年之后,我們能夠為全球用戶提供超越現在大家想象的AR產品,幫助我們的用戶在現實和虛擬融合的世界里無所不能?!崩詈陚ソ榻B道。

        三年磨一劍的雷鳥創新,不只是依靠新品技驚四座的那匹黑馬,也讓全球再度驚訝于中國企業在硬科技前沿領域的創新實力。

        熱讀文章
        熱門視頻
       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
        少妇被?得好爽
        <address id="dtptn"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dtptn"><listing id="dtptn"><meter id="dtptn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dtptn"><nobr id="dtptn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<sub id="dtptn"><listing id="dtptn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dtptn"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dtptn"><form id="dtptn"><th id="dtptn"></th></form>